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侵权法研究所
 首页 | 世界侵权法学会 | 东亚侵权法学会 | 侵权责任法评注系统 | 简明中英文侵权法词典 | 学者论坛 | 判解研究 | 新闻动态 | 法律书屋 | 研究资料 | 教学服务| 站内搜索
法律书屋

《六十述怀》(代序)
——《侵权责任法疑难问题专题研究》序
杨立新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侵权责任法疑难问题专题研究》   2012/5/20 21:49:00
    王竹新书出版,说是要为我60岁贺寿,并要我作序。既然如此,仅以我的这篇文章代之,既能够偷懒,又符合贺寿的要求。故为之。

                                           一
    我的60大寿就要到了,学生们商量要给我祝寿,但是有一个问题引起争论,即60大寿的生日究竟是以虚岁计算还是以周岁计算。“周岁论”者认为,只有到了周岁,才是真正的到了60岁;“虚岁论”者认为,虚岁生日就是结束了五十岁的年代当然是60岁的开始。考察认为,周岁论者,以北京地区为主;虚岁论者,以东北和很多南方地区为主。如果按照东北的习俗,当然是过虚岁生日,尤其是60大寿、七十大寿等,更是过九不过十。争论的结果,最后确定按照东北习俗,过虚岁。今年即辛卯年的正月初十,是我的60大寿无疑。
    想一想,其实生日还是以虚岁为好,就因为五十九岁的周岁生日,其实一个人的五十岁的年代就已经结束了,开始迈入了60岁的年华,虽然60岁还没有满,但是已经开始了,并且要伴随着这一年的时光,五十岁就再也没有你的事了。因此,过虚岁生日,是实事求是;过周岁生日,其实是怕老,有点“装”,尤其是实行退休制度之后,国人更是不愿意让自己更早地接近60大寿的退休年龄,因此有过“人越长越小”一说,也是被逼的。

                                           二
    60大寿,其实多数人是不愿意过的,因为进入60,就进入了花甲之年,如果是在过去,就是老人了。可是,60大寿不过也得过,不服老也得服老,因为客观事实摆在那里。不过,在我心里,我还没有老,年幼、年轻的情景都在眼前:
    ——五岁记事时,独自生活在姥姥家的山沟里,足有半年,曾经被大鹅“追杀”过,曾经抓住吉普车奔跑而被摔得鲜血淋漓;六岁起就担负起为家里做饭和照顾弟弟的重担,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家务儿童”或者“宅童”。
    ——上小学,是我自己拿着户口本,在学校排队报名,开学就光着脚沿着马路边雨水淌成的小溪,自己走到学校上学;从三年级起,开始戴上三道杠,六年级当上了学校少先队大队长,高举一面星星火炬大旗在全校师生面前行进,还有一面一个女队员护旗;在小学的最后一年,成为全市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参加全市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第一次吃起“官饭”:每天交上九两粮票,不用交钱,就吃上了每吨八个菜的“幸福生活”,好像一下子吃了六天,颇感幸福!
    ——初中开始就赶上了文化大革命,上学的第一天就学习造反有理,武斗中做了逍遥派,复课闹革命被选为学校革命委员会委员,成为红色政权的领导成员;在父亲被怀疑参与反革命暴动之后,不能继续做委员的工作,作了红卫兵代表大会主任,最后在毕业之前加入共青团。现在想起来,大概这是对我在插队落户的积极表现的褒奖,入团或许就是一个“诱饵”。
    ——插队之后,跟农民生活在一起,时间不长,生活艰苦,但有无限风光,参加过一次专区的知识青年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座谈会,一次县里的同类会议,一次全县的“双先会”(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和学习毛主席著作先进单位代表大会),一次公社的“双先会”,成为该县知识青年的代表人物,风起云涌。
    ——参军入伍,保家卫国,确实是真实的心愿,因为那时乌苏里江的珍宝岛战役刚刚打完,硝烟未尽,抱着热血洒边疆的决心而去,但战争却没有发生。经过和平年代训练、烧砖、种麦、野营拉练,虽无功绩,倒也是兵中的文化兵,锻炼了意志,补习了文化,超期服役两年复员回家。
    ——值得一提的是,回到家乡,还做了十天工人,是正了八经的钳工,作了半自动步枪的弹仓数十个,做坏的也有好几个。
    ——参加“五七干校”培训之后,成为家乡中级法院的法官。24岁时差点被提拔为民庭副庭长,但因“四人帮”倒台而作罢,但幸亏未提,否则成为“双突”(四人帮时期的突击提干、突击入党)干部,“文革”结束之后还要罢官、检讨、交代。自此与法律结缘直至今日。跟着当时的几个老牌大学生学习法律,跟同龄法官、检察官一起研究法律。办过刑事案件、民事案件、行政案件,管过调查研究、律师管理,做过公证员,当时法院的所有工作几乎都做过。在中级法院工作15年,一次被评为全省劳动模范,两次被评为全省政法系统先进工作者,四次被评为地区模范干部,受过其他奖项无数,最后官至中级法院常务副院长、党组副书记。
    ——在最高人民法院工作三年,没有突出功绩,但积累了丰富的审判经验,学术研究大有长进,使自己的法学学术水平进入一个新层次,自认为收获颇丰。
    ——在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七年,被提拔七次,最后做到民事行政检察厅厅长、检察委员会委员。那时,确是全身心都投入到民事行政检察工作,曾经想作为一辈子的事业去追求,无奈司法监督越多,司法公正距离我们越远,最后无奈离开。
    ——在中国人民大学教书已经十年,加上在烟台大学两年,已经从教十二年。教书育人,研究学问,是我的事业的归宿,得到成果是:培养博士、硕士百余人,法学专著和教材百余部,仅独著或者主编的“十一五全国规划法学教材”就是四部,还有论文五百余篇,参加立法,见证《侵权责任法》在我们的手中诞生过程!因而跟江平老师有同感:如果有下辈子,还做大学教授,还研究法律!

                                           三
    60个春秋,也有诸多遗憾!略举四例:
    第一个遗憾,做官做了25年,没能做到副部级干部。看到同龄的各位长官都是部级干部,确有羡慕之心;但有一点聊以自慰,他们没有我的自由,没有我的闲暇,也没有我这样可以随便讲话机会。
第二个遗憾,做学问30多年,没有可能做到学部委员。不是用功不够,实乃进入校门太晚,又加上没有专业文凭,不怪别人。
    第三个遗憾,一心研究学术,却没有学会外语。就像一个瘸腿的专家,研究问题多有不便,只能靠学生帮忙。发誓下辈子先学会外语,再去干别的!
    第四个遗憾,做人不会圆通,经常直言伤人。直至今天“60而耳顺”之年也经常不顺,或许到了七十就会好了。但愿如此。
    是遗憾吗?其实也不算!因为人生怎么会十全十美呢?已经有了九全九美了,已经很不错了,可以上对得起父母、师长,下对得起子女、学生。起码学生跟着我学习不算丢人,足以自慰,无所遗憾!有人评论我说,一个人在30多年中做了两个男人才能做到的事情,一个是官至厅长,二是做学问做到教授。厅长加教授,约等于一个副部级,或者略等于一个学部委员?这是天真的九全九美的自我安慰。

                                           四
    60载春秋,于我完成九全九美的事业有恩者无数!没有他们,就没有我的人生和事业!
    首先感恩我的父母:没有他们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没有他们的宠爱和教育,就没有我的一切。他们的眼睛在隔着的一个世界里始终在关注着我,督促我继续努力。我不断刻苦创造,是在为报父母恩。
    感恩我的师长领导:从小到大,各位不同的老师精心培育,教我做人,传我知识,让我成为今天这样一个学者。各位领导给我机会,让我施展才华,积累丰富经验,能够在各种场合都获得工作成绩,成为一位法学专家。
    感恩我的朋友同事:顺境的时候,他们为我唱起赞歌,为我祝福;逆境的时候,他们为我张开臂膀,提供安全的港湾。
    感恩我的家人女儿:妻子和家人是亲人,给我爱和关心,给我腾飞的力量和基地。两个女儿是我的骄傲,留给我的都是欢乐。
    感恩我的学生:12年的教育工作,让我有了像王竹这样的一百多位学生,接受我的学问,传承我的学说,给我的都是关爱,给我的都是帮助,让我看到的是我的价值,也有将来的巨大希望。
    ……
    要感恩的何止这些人!儿时玩耍的伙伴,插队中的那些农民,军旅生涯中的战友,办案中的那些当事人,……在我的成长中,他们都给我力量,是我不断成长的巨大动力。

                                           五
    我要特别说一说我的学生,因为他们是我的宝贵财富,是我快乐的源泉。
    我爱我的学生,因为他们跟我的亲人一样。我曾经有一个心愿,那就是当年师长如何对我,我就要如何对我的学生,甚至要更好,把师长给我的一切都传给我的学生。我把每一位学生都放在心中,尽自己所能,为他们提供发展的条件,让他们茁壮成长。
    我最关心的是学生的学问。每一个学生做学问写论文的时候,传授给他们经验,告诉他们研究方法。在知道每一个学生晋升职称、转到新的学校、发表科研成果,甚至上课受到学生欢迎的时候,都是我的快乐时光。
    我关心学生的进步。学生不做学问的,在职场打拼也挺好啊!做好每一份工作,为人民尽职尽责办好每一各案件,是法律人的职责。我愿意看到我的学生升官,尽管我自己不愿意再去做官。对我期盼努力做学问的学生放弃学问从事政务,尽管我很生气,恨铁不成钢,但看到他们的工作进步,看到他们生儿育女,过着幸福的生活,也感到快乐:气归气吧。
    我关心学生的思想。我愿我的学生都思想健康,成为幸福快乐的人。哪一个学生有了思想障碍,我愁云密布;看到他们破解难题,轻装上阵,我无比快乐。
    我也关心学生的生活。找到对象的,向我“报批”(假的,其实人家早已经谈好了,到我这里走走形式),我快乐;生儿育女的,向我报告,我快乐;购车买房的,向我报喜,我快乐;就是在单位抢到房子的消息告诉我,我也快乐好几天。
    一百多位学生的学问,一百多位学生的进步,一百多位学生的思想,一百多位学生的生活,也给我带来很大的负担,然而给我的也是巨大的快乐!付出精力,收获快乐,这是我爱我的职业,我爱我的职业的产品——学生的最大理由。
    窗外下着飘飘洒洒的去冬今春的第一场雪。雪花飘进自己的院子,落在树上,飘在地上,和泥土融为一体。太阳晴好,雪花将化为甘露,滋养地力,长出幼苗,结出果实。我的职业何尝不是如此呢?

                                         六
    60年春秋转瞬即逝,昨天已经过去,留下清晰的脚印;今天就在面前,还要努力工作;未来还有很多路要走,充满期待。秋季的香山,满山红叶。60岁的人,也是满山红叶的季节。载着希望、载着快乐,60岁以后的生活,尽管可能不会再有花环,不会再有奖杯,不会再有辉煌,但是有我的钟爱的事业和亲爱的学生相伴,充满希望,充满快乐,一定会更加美好。

                                                                       杨立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主任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
                                                         辛卯年正月初十初稿,中秋定稿
网站公告
侵权法研究所公告
东亚侵权法学会公告
新闻动态
国内动态
国际动态
学者论坛
学术讲堂
论文精粹
法眼时评
判解研究
《最高人民法院公报》侵权类案例
社会热点案例与评析
教学案例
法律书屋
新书、旧作、名著
前言、后记、书评
研究资料
《侵权责任法》立法资料
相关法律、法规、司法解释
比较法资料
东亚侵权法学会
学会公告
学会动态
比较法资料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隐私策略 | 网站地图 | 后台管理
@2009 京ICP备10004153号-1      v 0.31
网站联系方式: chinesetortlaw@gmail.com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