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侵权法研究所
 首页 | 世界侵权法学会 | 东亚侵权法学会 | 侵权责任法评注系统 | 简明中英文侵权法词典 | 学者论坛 | 判解研究 | 新闻动态 | 法律书屋 | 研究资料 | 教学服务| 站内搜索
学者论坛

一边吃肉,一边骂娘
王成 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2011/2/25 2:03:00
      这两天,看了一些二三十年前的老照片,除了感慨岁月无情外,有两个突出的感受。

      其一,那个年代的人普遍都比较瘦。说那个年代的人普遍都比较瘦,也就是说,现在的人普遍都比较胖。究其原因,近十几年来,人们的生活普遍都变好了。想吃点啥,基本上都不再是问题。

      其二,那个年代,人的精气神普遍都好。人们脸上的笑,感觉是从内心深处出来的。人仿佛通体都是透彻的,眼睛清澈见底。

      我非常反感现在流行的翻拍那个年代电影的作法。原来一个小时的电影,现在能够编成100个小时,而且预告说,还会有前传和续集。与此类似的还有所谓的大片《赤壁》。我一直有个想法,应当成立一个什么机构,来审查决定什么人可以拍中国历史。历史就是历史,不能谁想来两下就来两下。否则,将来的孩子们真以为诸葛亮手持羽扇,是为了“需要保持冷静”。

      回到主题上来,我的反感的关键在于,现在人翻拍那个时代的电影,怎么拍也拍不像。哪里不像呢?明明满脑流油,偏偏装几年没有吃饱过。更重要的是:眼神。现代人已经没有那个时代人那样清澈见底的眼神。

      两个感受结合起来一句话,那就是一边吃肉、一边骂娘。

      大家生活普遍都好了,都能够吃上肉了。又是奥运在即,四年前刘翔雅典夺冠的时候,大家都说这代人是吃肉长大的。比刘翔大的人,之前吃草,现在都能吃肉了。这说明,国家这几年的确发展了。今年是改革开放三十周年,有个杂志向我约稿。当时写的题目是《侵权法归责原则的理念与配置》。除去法学专业内容外,文章的一个核心内容是说,在我个人看来,中国发展最核心的关键在于,给了人们创造自己生活的自由,同时每个人也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上责任。而这就是侵权法上过失责任的精髓。

      我在想,正是人们有了按照自己意愿创造和安排自己生活的自由,人们的想象力、创造力才被无限地释放出来、财富才被创造出来。尽管国家还是那个国家,人民还是那个人民,但是财富却极大的增加了。以致于我们现在可以办奥运了,以致于中国人的自信开始慢慢增加了。

      说到中国人的自信,有几个词最能够反映这种变迁。以前,中国国力强盛的时候,中国人管外来的文明称为 “蛮”、“夷”、“胡”,摆明了瞧不起。到后来,在一次又一次的屈辱中,中国人的自信心逐渐丧失,开始将外来的文明称为“洋”、将自己的东西称为“土”。“洋人”、“洋行”、“洋烟”、“洋枪洋炮”。不仅我们自己,连吃着中国奶水长大的当年的倭寇,也脱亚入欧,称自己为“东洋人”。尽管是“东洋”,但也是属于洋人了。我小时候,家里的火柴叫“洋火”,搪瓷面盆叫“洋盆”,现在形容时髦的人还叫“洋气”、其对立面则是“土气”。崇洋媚外,可见,“洋”是要“崇”拜的。不也还有人口口声声要告“洋状”吗?

      当下的中国人,不好说,有时候也会膨胀、但多数还是偏向不自信。什么事情,如果自己说好,还觉得心里没底;洋人说好,那才是真好。北大的林毅夫教授,任的是世界银行的副行长,所以才算是真正的经济学家。在法学界,做过国际法院的法官,才算是真正的法官。

      拿正热闹的奥运会来说,奥运会是纯正的西洋货,但我们为举办一届奥运会倍感荣幸。举全国之力,使上吃奶的劲儿,忙活了好几年,还怕洋人们不满意。战战兢兢,怕什么地方办不好。万一出什么事情了,觉得天要塌下来。但无论多大的事情,只要是所谓国际惯例,就具有正当性。比如说,与奥运有关的一切,一开始,觉得什么事情都不能出。后来一看,洋人们办奥运会也出事,心里顿觉坦然。看来出点事也是国际惯例,怕什么呢?那什么是国际惯例呢?就是洋人也这么办过。

      当下中国最牛的运动员,非姚明、刘翔莫属。但,仔细想想,姚明除了个子高,充其量只不过是在美国打蓝球的一个中国人而已,既不是世界第一,也不是世界第二。刘翔倒曾经是世界第一,但是中国的世界第一多得是。跳水、乒乓球、羽毛球、武术等等等等。但为何刘翔的世界第一就那么值钱呢?为何不是世界第一的姚明,要比那么多世界第一都更值钱呢?

      我个人瞎琢磨,理由可能是:刘翔和姚明的命好,他们的项目,正好是洋人们看重的项目。相反,我们的乒乓球,无可置疑的世界第一,却时时担心,因为我们太厉害,反倒没有人和我们玩了,于是一次一次修改规则,目标是难为自己、方便洋人。

说了这么多,正好引出这感受的后半句:一边骂娘。

      这里的骂娘泛指发牢骚。上面这么多话,大抵也可以归入发牢骚一类。可见,发牢骚在当下是多么普遍的事情。就个人的接触范围,似乎没有人没有牢骚,包括自己。

      主席说,牢骚太盛防肠断。可是,当下的几乎每个人都有牢骚,每个人的眼神中都能透出压在心底的那丝悠悠的哀愁,清澈不再。

      正如启蒙思想家卢梭们认为人类早期曾经存在过一个黄金时代一样、正如中国人认为历史上曾经有一个中国人扬眉吐气、四海归心的盛唐一样、正如所有的北大人认为曾经有一个“兼容并蓄”的蔡元培时代一样,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的现状与那个曾经或者未来的理想状态存在着距离,而存在着距离的原因不在自己,在于别人、在于社会。因此就将牢骚发给别人、发给社会。

      我百思不得其解但常常依然在想:一边吃肉、一边骂娘,为何成为整个社会人人都犯的毛病?

      依个人粗浅的理解,可能的理由有这么几个:

      其一,人的发展、社会的发展可能有个顺序,而这个顺序似乎不可逾越。那就是,无论每个个体还是整个社会,都首先需要解决吃饱肚子的问题、其次才能够慢慢地稳当下来。我们当下,有肉吃并没有多少年。

      但是,这个理由无法说明,既然那个时代更没有肉吃,为什么人们有那样的眼神?对此可能的解释是:

      其二,那个年代,人们生活在如灵光闪现般大同世界的理想中,生活节奏是缓慢而稳定的,人与人之间关系淳朴而简单。因此,

      其三,那个时代大家都没有肉吃。既然都没有肉吃,大家以为,生活中本就不该有那么多的肉吃。所以,大家都很坦然,不会为吃肉去动脑筋。而现在,大家都有肉吃了,但是每个人吃的肉不一样,有些人吃肥肉、有些人吃瘦肉;有些人吃批量生产的、或许含许多激素的肉、有些人却吃营养餐喂养、天天散步、睡午觉、有人给按摩的猪牛羊的绿色肉。

究到底,看来是人们对公平的感觉出了问题。凭什么你吃瘦肉、而我只能吃肥肉?人们被数不清的各种标准划分到了不同的类别,分别吃不同的肉、享受不同的待遇。郑成良教授的研究表明,人们的不公平感觉,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分类。

      更重要的是,从等级比较低、吃差肉的类别进入等级比较高、当然吃好肉的类别的通道,并不是那么通畅;有些地方则根本没有互通的路。也就是说,有些人天生就能吃绿色肉,而我再努力也只能吃肥肉,永远也吃不上瘦肉、更遑论绿色肉了。再努力也于事无补,只好骂娘。

      这样的感觉,就是一种不公平的感觉。用经济学的话说,公平的基本要求是每个人的约束条件相同。不公平感来源于每个人的约束条件不同。就如赛跑,你可以自由的跑,而我却得背着铁链子跑。不用跑,胜败已定。问题是,凭什么你自由自在、而我却得背着铁链子呢?

      比如,前段网上讨论袁隆平买车的事情。一个声音最大的观点是:袁隆平买飞机也没有人说什么。为什么呢?因为每个人都有成为袁隆平的机会。在成为袁隆平的机会上,大家都有份儿。只要你愿意在稻田了蹲上一辈子,无论风吹日晒、蚊叮虫咬。你也可能成为袁隆平。

      但,如果买车的不是袁隆平呢?

      看来,发牢骚如此普遍,可能是整个社会的公平体系出了问题,或者说还没有建立起一种在大家都能吃肉的情况下如何分配不同肉的被大多数人接受的公平体系。所以,每个人都认为自己受到了不公平对待。

      这么看来,人人都有牢骚,也是一个发展必经的阶段。这个时代的人,再过十几年、几十年回顾的时候,可能就这两个特点:普遍比较胖、普遍精气神不太好。

      既然是历史问题,还需要靠历史发展来解决。

      瘦和清澈见底的眼神是那个时代的特征。经过十几年的发展,人们的体重普遍增加了。看来,什么时候人们的眼神,又能够回归清澈见底了,整个社会的发展就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了。

      我自己也经常满腹牢骚,但有些时候会有例外。比如,读某些书、包括王泽鉴教授的书的时候。读他的书,除了收获知识外,还经常为自己的牢骚感到惭愧。他的书的前言,一般会有这样的话:

      “清晨校对稿件,曦阳照射在飘落窗前的枝叶和花朵,仰头看蔚蓝的天空、远山橙黄橘绿的秋色,忆起新荒漠甘泉的一首小诗:

      枫树的红叶,

      在秋风里闪耀,

     丰收过的禾田,

     歇息在初霜的紫色里,

      应该在秋天的富实,

      得到内心的欢乐,

      一年中最可爱的月份,

      像钻石般闪耀,

      彰显 神的荣光,祂的大爱。”

      再比如,

      “感谢 神的恩典、家人的爱心和体谅、读者的支持,使我能在喜乐中持续不断地从事一些卑微的工作。”

      对于这样的气定神闲,一方面是惭愧,一方面是虽不能至、但心向往之。

      王泽鉴教授是大学者,有人称其为当今两岸民法功夫最高的人。所以,我宁愿相信他的这种内心安详更多是个人修为和宗教信仰的结果。另一方面,我也神往,周围绝对大多数人如果都能够有这样的内心安详,那将会是怎样美好的世界。
      但是,实现这样的目标,不能寄托在少数人的个人修为上。
网站公告
侵权法研究所公告
东亚侵权法学会公告
新闻动态
国内动态
国际动态
学者论坛
学术讲堂
论文精粹
法眼时评
判解研究
《最高人民法院公报》侵权类案例
社会热点案例与评析
教学案例
法律书屋
新书、旧作、名著
前言、后记、书评
研究资料
《侵权责任法》立法资料
相关法律、法规、司法解释
比较法资料
东亚侵权法学会
学会公告
学会动态
比较法资料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隐私策略 | 网站地图 | 后台管理
@2009 京ICP备10004153号-1      v 0.31
网站联系方式: chinesetortlaw@gmail.com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